一些看法

最近补完了《攻壳机动队》TV版SAC, GIG, SSS,由此想到的一些东西。

0. Stand Alone Complex 1

剧中笑脸男事件背后所透露的意义是:当所有资讯公开、透明时,个体的独立性将逐渐消失在庞大的资讯中,因为庞大的资讯量,会让个体错将他人的动机、思想误认为是自我自由选择、独立思考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将导致一种吊诡的一致性:每一个个体都认为自己是独立思考,自己的思想具有独立性以及原创性,所做的选择出自于自我自由意志的选择,但整体所呈现出来的却是大家一致的共同性。这种状况下的共同性和一般传统定义共同性的最大差别在于个体并没有意识到此一共同性的产生,反而执着于自我的原创性,因此形成所谓「没有原版(大家都认为自己是此种思想、动机的原版)的复制品(大家的思想一致)」。这就是Stand Alone Complex(以下简称SAC)。这种现象和过度追求个人主义的社会很接近:当社会中每一个人都追求个人主义,提倡独立思考,追求人与人的差异性的同时,整体社会所呈现的却是空前的一致性:「所有人都追求和他人的差异性」这一致性。

我们一直追求独立思考、人格独立,然而SAC却给我们展现了一个新的视角,那就是在信息的巨大化的前提下,我们所认定的独立思考可能是假象,我们追求的个性或许是一致性。实际上,这样的例子在现实中并不少见。大量的青少年都会进入所谓的「叛逆期」,反抗他们眼中的权威,想要获得自由,但是实际上却可能是从一个「限制」走向了另一个「限制」。

1. 记忆的不可靠性

前两天聊天时,出现了一位学长在交流时说自己是在华南理工上学,而记忆中却十分坚实的认为是东南大学的情况。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一些略显中二的讨论。但是这个问题也引出另外的问题,那就是,我们对自己的认知在某种程度上来源于由记忆承载的连续性,如果我们的记忆是不可靠的,那么我们对自己认知是否也会出现偏差?我们记忆中的某个无名的决心,坚定的选择,是否是我们真实的意图?人如果被外界束缚,我们尚还可以借助主观能动性将之打破;倘若是被自己束缚,就毫无抵抗之力了;倘若再考虑到记忆的不可靠性,我们甚至连自己正被自己束缚都无从得知了。

2. 劝退2

知乎上有着劝退泛化生的风气。这一风气常常被批判为世俗的、功利的:在批判者眼中,劝退者没有情怀没有理想没有坚守,只会劝人一股脑地进入互联网行业。当然「万般皆下品,惟有CS高」这句话确实是偏激的,然而大部分劝退都是合理的,因为劝退对象从来都是那些对本行业缺少最基本的认识,听从别人的忽悠,或者是自己的臆想,而对学术产生了某种「玫瑰色的幻想」,或者是夸大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认为自己只要好好学习即可。然而,即使是在大学之前的教育与其他人生经历也十分残酷的告诉我们,客观条件是重要的,现实问题也是重要的。泛化生的人才需求是有限的、高端的,绝大部分人不适合待下去;考虑就业、收入与利益不是世俗、庸俗和缺乏理想,而是人能够存在的基础。

3. 大学、专业与规划

在现行制度下,大量考生没有足够多的时间去了解自己的兴趣,也没有足够多的时间去了解众多的专业。所以在志愿填报的时候便来不及仔细考虑。有时甚至是随意填报,有时是以为不是随意填报。实际上,中国教育系统下的学生缺乏规划的能力,在高考前,大部分时间是走一步算一步,顺从着老师和家长的安排;然而在大学中,这样是不适用的,在大学中走一步算一步的必然结果只是在大三和大四时的迷茫、一无是处。所以在大一上,甚至是高三的暑假中即对大学进行整体性的规划是必要的。但是,规划必须是动态的、弹性的、有变动余地的,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如果用高三暑假定下的计划决定整个大学乃至之后的人生走向无疑是可笑的,刚毕业的高考生缺乏规划的经验,也往往没有能力基于信息进行规划,遑论一切都在变化之中。

4. 信息

信息是决策的基础,决策是行动的指南。谁掌握了更多的信息,谁便占据了主动权。现代的信息社会是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处于巨量的或真或假的信息中。那么在庞杂的信息洪流中挑选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在矛盾的信息中做出判断,如何客观地收集信息,如何识别别人的臆想,避免自己的臆想,都是现代人的基本素养。能够掌握和运用信息,才具有了独立人格形成的基础,否则在SAC的效应下,个人的意识会被巨量信息反映的群体的无意识吞没,在无意识中被不知何处的、没有实体的庞然大物控制。

5. 田园牧歌34

高中做过不少田园牧歌母题的散文,而不少的作文也有着将学生向田园牧歌引导的思路。实际上,这种对田园牧歌想象,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古今中外皆有。在西方早在古希腊时期的忒奥克里托斯被视作第一位田园诗人,距今已有两千年的历史;中国在东晋时期更是产生了知名的田园派诗人。而工业革命以来,更是无数人缅怀田园时代的“人心淳朴”。这一切其实都是“城市文明对传统和乡村田园牧歌式的‘他者’想象。”

6. 怀疑与批判

所谓的“怀疑一切,批判一切”中的“一切”包含别人的思想,权威,制度,系统,也包含自己的想法,甚至包含自己想要批判一切的想法和批判批判自己想要批判一切的想法的想法。这是一个递归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