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ACM 2018 校赛游记

这次校赛,其实本来并没有打算报,毕竟高中noip爆0辣鸡省二退役的悲惨记忆还笼罩着我,且高二上学期退役以来,我就再也没有碰过算法竞赛的东西了。但是,快到报名截止日期的某一天,一位连部同学向我询问看什么书比较好,我突然就想来水二课分了。然后我拉上了@TJJ,而@TJJ同舍得@ZSJ在听说此事之后也加入了我们队伍。我们水平比较有限(一个高二退役,一个高一退役,一个没有经验),将队名取为「太不懂了」。我们的方针是做完阅读理解就行,不准备,不训练,随缘拿分,水水二课分就跑。 于是就到了校赛这天了,早上我开始临时抱佛脚地找了一下以前NOIP用的模板,然而正在准备打印的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ZSJ看错了 »

Author image Shuenhoy

一些看法

最近补完了《攻壳机动队》TV版SAC, GIG, SSS,由此想到的一些东西。 0. Stand Alone Complex 1 剧中笑脸男事件背后所透露的意义是:当所有资讯公开、透明时,个体的独立性将逐渐消失在庞大的资讯中,因为庞大的资讯量,会让个体错将他人的动机、思想误认为是自我自由选择、独立思考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将导致一种吊诡的一致性:每一个个体都认为自己是独立思考,自己的思想具有独立性以及原创性,所做的选择出自于自我自由意志的选择,但整体所呈现出来的却是大家一致的共同性。这种状况下的共同性和一般传统定义共同性的最大差别在于个体并没有意识到此一共同性的产生,反而执着于自我的原创性,因此形成所谓「没有原版(大家都认为自己是此种思想、动机的 »

Author image Shuenhoy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暑假结束

几乎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整个人都会被一种巨大的感受笼罩,无以自拔,无以克服;瘫坐在桌前,不知道做什么;假若打发时间,这种感受也只会被暂时掩盖,转瞬就要以更大的威力袭来;做什么也好,有意义的也好,无意义的也好,也不能改变丝毫。那末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 这不是对于假期荒废的悔恨。悔恨的力量是对人的改变,那就应当立即去做应做的,复习一下也好,学一下慕课也好;但那不是。 这不是对于学校生活的恐惧。虽说是高三,但也是学校,一旦学校生活真的开始了,这么多年又什么时候感到了恐惧呢;这也不是。 这不是对于未来未知的不安。我曾经以为这就是那答案,对未来不确定性的畏惧,因为自己既没有力量去控制,也没有力量去预知未来,从 »

Author image Shuenhoy

记念腹黑猫同志

腹黑猫说:人啊,总是在向大叔的方向前进,一点都不萌。 —— 题记 关于腹黑猫,我将要在这里作一点记念——这样固然是显得奇怪,因为并非腹黑猫即将或已经失去,也并非天涯海角从此再难相见。然而我所要记念的,是存在或曾经存在的腹黑猫的精神——那些过往的,当下的,或是萌芽中的腹黑猫的精神,并在其中蕴藉着褒扬的意味。 序 这样使用腹黑猫这个名字似乎是有所不妥的,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是认定使用这个名字是有失实感的,因为「腹黑猫」这个名字,以及同这个名字关联的一切所散发的,是一种「设定」的气质,而断然同现实中那个道貌岸然的中学生没有什么相似之处了。 可是正如庄周梦蝶,也无人知晓究竟何为真实。设定不一定就是虚无,现实不一定就是 »

Author image Shuenhoy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就不可以预料

我一个写程序的中学生怎么快要上高三了。真是令人悲伤啊╮(╯▽╰)╭ 第一件事,是我 NOIP 退役了。虽然也比较不甘心觉得被坑了但是退役了就是退役了,其实即使在NOIP时「水平发挥了出来」,到了省选也还是会被刷掉的吧╮(╯▽╰)╭只能希望后面几届有了我们垫路可以走的顺一些吧。退役以后一直比较颓,也没怎么写程序了。而且感觉很神经衰弱,听课效率╮(╯▽╰)╭。现在的学习成绩异常的稳定(雾) 第二件事,略。 第三件事,就是寒假了。寒假太短作业太多←_←也没做太多的什么。研究了一下遗传算法、前驱神经网络、Hopfield神经网络,目的是完成分班算法,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彻底完成,不过重要的代码都写了,应该也不会需要太长时 »

Author image Shuenhoy